• <th id="zg9se"><option id="zg9se"></option></th>
    
    <object id="zg9se"></object>
  • <code id="zg9se"></code>
  • 大紅酸枝的供求量變少,那么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嗎?

    2021-05-05

    如今的黃花梨木料愈來愈稀有,造成其價格極高,那麼隨之而來也具備收藏價值的大紅酸枝,相比之下價格會少許多,但是近些年,大紅酸枝的供求量降低,造成它的價格也是日益攀升,那麼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嗎?

    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

    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

    觀點一

    從嚴苛的定義上講,在材料上,黃花梨始終是黃花梨,酸枝木也始終是酸枝,其等級是不能搞混的。俗話說得好:木分花梨紫檀,人分三六九等。并且,從文化藝術傳統、社會認知都也是這般。做為奢華用具,他們的高低等級日益突出的,明末期至清初期,黃花梨家具強盛;清中期,紫檀炙熱時興;清中后期至民國時期,酸枝木做為硬木家具代替品材料被更普遍引入應用。海強紅木做為我國一個知名品牌,它也在為家俱實業上作出了許多的奉獻,但如今海強紅木的大紅酸枝制成的在家具價格上也上漲了一部分。

    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后,紅木家具文化復興,黃花梨、紫檀、酸枝木仍然是三個層級和等級,迄今這般。在市場上黃花梨、酸枝家俱的主要表現可舉例子,在古典紅木家具市場上,2017年,北京市保利拍賣企業所拍清初期黃花梨鳳鸞紋頂箱柜(高3.14米),以9800余萬元拍賣成交。

    假如此柜是酸枝木制做,大概價格不容易超出1000萬元。參考一例,我國嘉德拍賣企業2013年競拍的清中期紅木(酸枝)頂箱柜(高2.96米),以430萬交易量。大紅酸枝木能否變成下一個黃花梨?從這一角度看,會得到否認的回答。

    觀點二

    從供求關系上和價格的后來者居上方面看,黃花梨木料在市場上已極其稀有,而酸枝木的國外貨源也越來越低。在這里場景下,酸枝木的稀有水平和如今的企業價格已追上了十年前甚至幾年前的黃花梨,并且會愈來愈稀有,價格愈來愈高。以往能夠購到黃花梨家具的價格,如今或沒多久的未來只有購到酸枝木家具了。從此角度理解,又可以說大紅酸枝木是下一個黃花梨。

    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

    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

    任何一個問題全是具備它的兩面性的,就例如大紅酸枝或成下一個黃花梨這個問題,從不同的方面來看便會有不同的回答,所以我們不能一概而論。


    海強紅木為您整理編輯,更多精彩請訪問首頁

    東陽市海強紅木家具有限公司

    浙江省東陽市橫店工業園區濟慈路67號

    來廠路線:

    飛機:至杭州蕭山機場——機場大巴直達橫店

    飛機:至義烏國際機場——聯系我們專車接送

    高鐵:至浙江義烏下車——聯系我們專車接送

    私家車:導航上搜索 浙江省 東陽市 海強紅木

    首頁
    價格
    微信
    電話